孔祥智是奥运乒乓球冠军孔令辉的父亲,1949年出生于黑龙江。他原是一名乒乓球专业运动员,退役后在黑龙江省乒乓球队执教。

孔令辉进入国家队之前,父亲一直担任他的主管教练,媒体将他们誉为“乒坛头号父子兵”。

孔祥智与儿子有过带泪的拼搏岁月,然而孔令辉在辉煌过后,离开了国家队,与美女演员马苏的爱情也随风而逝,人生陷入低谷。孔令辉的现状,让父亲孔祥智心痛……

孔祥智是家里的长子,孔令辉是长孙,自小集全家人的宠爱于一身。孔祥智从黑龙江省乒乓球队退役后,被分配在黑龙江体校当乒乓球教练。

孔令辉的母亲谷淑霞是小学教师,25岁诞下孔令辉。孔令辉3岁时,父亲将他送到黑龙江省体校幼儿园。

小家伙不安分,活泼好动,经常在乒乓球桌子底下钻来钻去,给大孩子捡球。父亲问他打不打乒乓球,孔令辉摇摇头说:“不打。”

孔令辉4岁时,父亲将他送到黑龙江省政府第二幼儿园读中班。那时孔令辉还是看球、捡球,就是不打球。

5岁升入大班后,孔令辉主动对父亲说:“爸爸,我要打球。”孔祥智不解:“你以前为什么不打球?”

原来儿子小小年纪就争强好胜,这是运动员必须具备的性格,自此孔祥智开始教儿子打球,他也成了儿子的启蒙教练。

孔祥智爱儿子,但在训练场上铁面无私。星期天他骑自行车载着儿子去少年宫训练,中午谷淑霞去给父子俩送饭。

孔祥智要带儿子训练一整天,练得孔令辉双腿都站不起来,回家时被爸爸背上5楼。

有时孔令辉高烧到38.5度,孔祥智还要让儿子去训练。孔令辉一边练球一边掉泪。谷淑霞埋怨丈夫:“你心太狠了,就一点不疼儿子吗?”

7岁时,孔令辉上小学了。他平时练球没少耽误时间,但学习成绩依然很好,还擅长画画。

1985年, 10岁的孔令辉面临人生抉择:是专心打球,还是一心一意读书,将来考大学?

孔令辉的父母、爷爷奶奶、叔叔姑姑,为此展开了激烈的争论。因为走错一步,就可能影响到孔令辉的一生。

大家意见不统一,孔祥智最后问儿子:“小辉,你是怎么打算的?”孔令辉说:“爸爸,我要打球。”孔祥智问:“那你能打到什么程度?”孔令辉说:“我要进国家队,当世界冠军。”

当时孔令辉没有生活津贴,所有的费用都要自己负担。孔祥智和谷淑霞省吃俭用,给儿子加强营养。

此前孔令辉打的是直板快攻,孔祥智敏感地意识到,横板弧圈结合快攻打法,才是未来世界乒坛的主流打法。于是他果断让孔令辉打横拍。

孔祥智是孔令辉的教练、陪练,还是他的生活顾问,父子俩吃住在一起,形影不离。

连续几个大年初一,哈尔滨下大雪,孔祥智还带着儿子去练球。回到家后,父子俩身上、头上都落满了雪花,成了两个雪人。

有一次,黑龙江相关部门举办“家庭杯”乒乓球赛,比赛地点设在伊春市。伊春离哈尔滨很远,孔祥智自费带儿子去参赛。为了省钱,父子俩住在廉价的小旅馆里。

当时正是夏天,房间里吊扇坏了,孔祥智整夜未睡,坐在床边给儿子扇风赶蚊子,让儿子睡安稳觉。

1988年,孔令辉入选国家乒乓球青年队。次年,他夺得全国青少年乒乓球赛男单冠军,在国内乒坛崭露头角。

1990年,孔祥智陪着儿子去锦州参加全国乒协杯赛,15岁的孔令辉战胜了世界冠军陈龙灿,一举成名。

比赛结束,众多媒体围着孔祥智和儿子采访,了解到孔祥智与儿子走过的风雨乒乓岁月,称他们是“头号乒坛父子兵”。

每年春节孔令辉不回家,留在队里训练。大年三十,孔祥智与谷淑霞赶赴北京陪儿子过年。孔令辉住在运动员宿舍楼里,孔祥智和妻子在外面住旅馆,一家人在旅馆里过年。

大年初一,孔令辉一早起来,就去操场跑1万米。寒风中,孔祥智和妻子去陪儿子,直到儿子跑完1万米,一家人才回旅馆吃早餐。

孔祥智与妻子只陪儿子待到正月初三,就返回哈尔滨。整整14个春节,他们都是陪儿子去北京过年。

2000年悉尼奥运会,孔令辉参加男单、男双比赛,当地20多家媒体要陪孔祥智夫妇看球。好友很多亲友也要来家里,被孔祥智夫妇一一婉拒了。

因为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,孔令辉在男单比赛中失利,他发誓悉尼奥运会要打翻身仗。而瑞典的老将瓦尔德内尔却对男单金牌志在必得,孔令辉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

在悉尼期间,孔令辉一连剃了3次头发,最后剪成了板寸。孔祥智知道这是儿子心理压力大的表现,每天都在电话里给他解压。

在率先结束的男子双打比赛中,孔令辉和刘国梁获得银牌,输给了自己的队友闫森和王励勤。

接下来的单打决赛中,孔令辉对阵瓦尔德内尔,他以大比分2比0领先,接着瓦尔德内尔追回两局。

在决胜的第五局,孔令辉气势如虹,以21比13战胜瓦尔德内尔,获得奥运男单金牌。孔令辉热泪盈眶。守候在孔祥智家楼下的上百名记者冲上5楼,孔祥智打开门,激动得一句话说不出,只是流泪。

悉尼夺冠后,孔令辉回哈尔滨陪伴父母3天,做了这样几件事:一是让父母从家里带上4万元,资助哈尔滨工学院10名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;

一个月后,孔令辉去欧洲比赛,还让父亲帮他收集哈尔滨工学院那10位贫困大学生的鞋号和衣服尺码。因为有家运动服装公司要赞助他,孔令辉让对方赞助这10位贫困大学生。

谷淑霞在电话里对儿子说:“那给你表弟也弄一套吧。”孔令辉婉拒了:“妈,我是资助贫困大学生的。”

也就在2000年,孔令辉在北京买了一套三居室。此后父母再来北京过年时,一家人不用出去住旅馆了。

自从孔令辉进了国家队,父亲就一直与他的主管教练保持着密切的联系。孔祥智经常与对方通电话,了解儿子的身体、训练和生活状况,帮儿子设计技战术。可以说,孔祥智是儿子的编外教练。

马苏1981年出生于哈尔滨,比孔令辉小6岁。她毕业于艺术学院舞蹈系,后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业高职班。

出道以来,马苏主演了《北风那个吹》《铁人》《旗袍》《女人如花》《北京青年》等众多影视剧,夺得过中国电视“金鹰奖”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奖,及中国电视剧“飞天奖”优秀女演员奖等殊荣,是深受观众喜爱的当红女星。

孔祥智和妻子见过马苏,觉得这个姑娘不仅漂亮,而且有涵养,一心希望她能成为自家儿媳。

2006年,孔令辉从国家乒乓球队退役,在国乒女队担任教练。这时孔令辉已经31岁了,孔祥智希望儿子考虑婚事。

孔令辉觉得自己刚担任教练,要成功转型需要很长一段时间,没有精力打理家庭,想晚几年再结婚。况且马苏才25岁,事业也正处上升阶段。

一晃到了2010年,孔令辉35岁了,婚恋迫在眉睫,孔祥智和妻子开始逼婚。

这时,孔令辉与马苏恋爱8年了。也许恋爱时间太长,彼此没有了结婚的冲动,觉得处于恋爱状态还是挺好的。

孔令辉知道,如果说出真实想法,父母会伤心,便敷衍道:“我现在还是一个普通教练,等工作有起色后,再结婚吧。”

孔祥智和谷淑霞已步入晚年,将儿子的婚事当做家里最大的事。他们已没有别的目标和追求,心里就想着这件事。此时对他们来说,儿子结婚生宝宝比什么都重要。

一次孔令辉对父亲说:“爸,你和妈再这样逼婚,我都没有心思工作了。”此后孔祥智和老伴不再逼婚,但心里的焦虑和纠结一日多于一日。

2013年,孔令辉因工作出色,正式担任中国乒乓球女队主教练。也就在这一年,孔令辉与马苏分手了,结束了长达11年的恋情。孔祥智和老伴知道后非常伤心。

从此,孔令辉的个人问题成了孔祥智和老伴的心结。每年春节,孔祥智见到儿子时,总要问他什么时候结婚。

孔祥智难过地回答儿子:“工作永远没有完的时候,压力永远存在,你就不能分出一部分精力考虑自己的事吗?你与刘国梁一起出道,他比你还小几个月,他都有了两个女儿,你却连女朋友都没有,我和你妈能不着急吗?”

孔令辉不想与父母纠缠这个问题,赶紧转移线年里约奥运会,孔令辉带领国乒女队夺得女双、女单两枚金牌,捍卫了国球的荣誉。孔祥智为儿子取得的成绩高兴,但一想到儿子还担身,心里就涌上淡淡的忧愁。

2017年5月,孔令辉因受亲戚赌博的牵连,无奈离开了国乒女队。这对孔令辉是巨大的打击,他的事业和生活遭遇重创,人生陷入低谷。

在最无助最脆弱的时候,孔令辉回到了哈尔滨。虽然他表面上风平浪静,但孔祥智看出了儿子内心的痛。他和老伴比儿子更心痛,更纠结,也很愧疚。

此后两年里,孔令辉一直处于待业状态。由于心情不好,他体重增加了10多斤,胖成了一位中年大叔。他两鬓出现了白发,也有了眼袋,与当年那个小帅哥判若两人。

儿子的现状,让孔祥智和老伴心痛。儿子现在没有工作,没有家庭,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,联想到儿子从前的辉煌,再看看他现在的处境,孔祥智恍然如梦。

2019年,孔令辉远赴重庆市少年乒乓球队当教练。由于路途遥远,孔祥智很难再见到儿子。2020年、2021年连续两个春节,因为受疫情影响,孔令辉没有回哈尔滨陪父母过年。

孔祥智和老伴格外想念儿子,想到47岁的儿子孤身一人在外面打拼,没有家庭,没有人照顾和疼爱,孔祥智就心痛落泪。

他现在最大的心愿,就是儿子能找到一个相爱的异性,早日结婚生宝宝。儿子的婚事一天不解决,他和老伴的心就一天不会安宁!

“细品名人”点评:孔令辉长得帅,球技精湛,又是大满贯得主,开创过“孔令辉时代”,曾经红极一时。

外人都以为他一路走来很顺畅,其实他的背后有很多艰辛和眼泪。作为儿子一路成长的见证人,父亲孔祥智最为心痛。

孔令辉与马苏挺般配的,如果两人能早点结婚,说不定孩子都上中学了。因为种种原因,两人没能走进婚姻,给自己和父母带来了遗憾。

他现在最该做的,就是恋爱结婚生宝宝。父母一天天老了,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,让自己的人生圆满,让父母的晚年舒心,才是一个男人最该做的事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